哈萨克医药学,鱼米之乡的湖南
分类:中医保健

图片 1

图片 2哈萨克族医药是通过生产、科学实践逐渐积累和发展起来的预防、诊断、治疗、研究各种疾病的经验医学科学,是哈萨克族人民悠久而宝贵的遗产,也是祖国医学宝库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

安仁石头坝中草药市场。图片 3

图片 4

湖南三大药市分布图图片 5

△肉苁蓉

湘潭平政路的“江西会馆”其历史可追溯到清顺治七年,原馆气势恢宏,金碧辉煌。随着湘潭药都的没落,现在只剩下一个破败的牌坊。 供图/陈定乾

哈萨克医药以植物为基础,约有400多种入药植物,其中,本土常用药材30余种。因此,野外采药活动必不可少。一般而言,5月中旬至6月初主要采集肉苁蓉、阿魏等;7月采集全草药物如神香草、一枝蒿、薄荷等。

对湖南而言,由三面环山的马蹄形家园里,多数人居住在其地势平缓的中部,把这里打造成鱼米之乡。但是,我们总离不开大山的怀抱。在遮风挡雨之外,大山提供了各类山货,其中有供我们治病疗身的药。少有了解的是,湖南向来是位居全国第二的药材大省。从这种意义上,可以理解湘人“吃得苦、霸得蛮”的硬朗骨骼从何而来。

图片 6

葬于2000多年前的长沙马王堆汉墓,有杜衡、良姜、桂皮、佩兰等药物,还有“五十二病方”。这些药属草药。草药,按字面理解,可作草木之药,即传统医药里的植物类药材。但它又并不能称为中药。据2010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共收载有2136个中药植物类品种,它们功效明确,可通用,常用药有几百种。相比之下,草药则只流传于民间,未得到相关部门的正式认证,没有载入国家药典,如杂牌军,数量达万种以上。它们的功效药理尚不明确,且在各地不一样,不能通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草药,又有草根之药的意思。草药无系统理论,多以单方使用,无炮制工艺。

△阿魏草

一个月以来,湖湘地理周转于湘西、湘南、湘东,见到草药数百种。这一路线基本上沿山脉展开,是因为山体海拔有高低、地势崎岖有沟壑,为各种药材提供了多样态的生存环境。上世纪六十年代,第一次中药资源普查结果表明,全省有野生药材1624种,蕴藏量达1.5万吨。据有关部门统计,湖南中药材资源居于全国第二位,是药材大省。其中,历代本草记载“杜仲产湖广,湖南者良”、“猪苓、白蔹生衡山山谷”、“女贞生武陵山谷”、“白术瘦而黄者是幕阜山所出”。

||哈萨克医药对肉苁蓉的认识

与耕地形成的乡村、水网孕育的城镇相比,这些产自大山深处的药,也在湖南形成了一个版图。$pager$

哈萨克医药对于肉苁蓉的认识,类似于传统中医,认为肉苁蓉具有补肾、壮阳、润肠、通便、利尿等功效。而且哈萨克医药将肉苁蓉入药,也是由来已久。这是由游牧民族的生产,生活环境所决定的。荒漠地区的居民,在长期的野外生活劳动过程中,经常能接触到这类动植物资源。所以也较早的认识和使用了身边的这类资源。

湘北:洞庭湖区是野生草药较少的区域

图片 7

1906年,由挪威基督教信义会倪尔生创办信义医院,是益阳首家西医药店。这也是湘北、乃至湖南较早出现的西医药店。此后不久,西医药在湘北不断传播,仅益阳城区至1949年,就有多达18户。剔除省城长沙经济、文化发展较好,也较早引入西医药之外,湘北也是省内其他地区较早接受西医药的地区之一,其原因一是湘北水路交通发达,以地利之便开先气,其二则是当地传统草药根基较弱。

△肉苁蓉

2013年末,湖湘地理曾到洞庭湖调查植被情况,发现曾在滨湖洲滩大面积生长的川三蕊柳急剧下降。一同减少的还有川三蕊柳群落的主要伴生植物苔草、藜蒿、辣蓼等。在这里,布遍湖泊、河湖冲积、堆积平原、环湖丘陵岗地,地势低平坦荡,河湖沟渠网布,水资源富足,土地肥沃,有机质含量高,酸碱度适中,是水生和湿生植物药材生长的理想场所,主要药材有枳壳、芦根、莲子、三棱、泽泻、车前子、鱼腥草等。但相比于山林,湖区地势平坦,它既没有海拔高度的差异为植物提供多样化生存空间,而湖区土壤环境为多水、湿浸,适于耐湿植物,这使得湖区植被数量不多、种类都比较单一。

||哈萨克处理医药不良味道等细节问题

在另一方面,湖区还会影响到人的生活。在它所提供的渔业资源、以及造成的灌溉和水运交通便利条件下,生活于此的人们并不需要像山民精细开发每一寸山林资源。失去了对山林资源的深耕,人们与草木打交道自然就少了。那么,即便是有神奇疗效的名药,也只能独守一生无人识得了,草木被驯化成药的几率由此下降。一个佐证,在湖南省最新公布的非物质遗产名录中,有5项传统医药,无一出现在湘北滨湖地区。在某种程度上,这里是湖南野生草药分布密度较低的地区。

哈萨克医药不仅较早的认识了肉苁蓉的作用,而且在具体的实践中还注意到了一些细节问题。比如,哈萨克医药很注重矫正或消除草药的不良味道:动物类药物或其他有特殊臭味的药物,往往在服用时,容易引起呕吐恶心等不良反应,为便于服用,常将此类药物采用炼蜜等矫味剂处理或进行水漂处理,以达到矫味矫臭或消除不良味道的效果。

相反,洞庭湖平原以地势开阔,水源充足,适于栽培药材,如益阳、岳阳现今等地都有大面积种植的药材。$pager$

图片 8

湘南:药源之地,药是解读郴州历史的引子

△肉苁蓉

逆湘江而上,至湘南,则是另一番景观。

||哈萨克医药干燥问题

在今天的郴州市一中校园内,有一橘井。其旁曾有橘井观,是古郴州城的地标。对于传统医药而言,这一口橘井意义非凡,类似于鲁班之于建筑。经东晋葛洪《神仙传》演绎,传统药业以橘井为名,“橘井泉香”曾被无数药铺悬挂于显眼处。仅以此看,湘南可谓是药之源地。

对于肉苁蓉,采药者会将春秋季采挖的肉苁蓉埋在热砂之中,利用这种天然的条件使之失去大部分水分,然后切片用药,经水漂使其咸味减弱。哈萨克医药学对药物的干燥也很讲究。大部分药物采收洗净后在阳光下曝晒一天,次日起置于阴凉通风处晾干的办法。

俗话称,“船到郴州止,马到郴州死,人到郴州打摆子”,需要注意的是,说的不是本地人,而是外地人不适此地环境。“打摆子”又叫疟疾,患者身体忽冷忽热而得名,属恶性传染病。恶性疟疾患者肝、脾肿大,超高热,间歇劂(jué)冷,古称“瘴气”。郴州古属偏野之地,据隋代巢氏无方在《巢氏诸病源候总论》中认为:“此病生于岭南,带山瘴之气……皆由山溪岭嶂湿毒气故也。”北宋颁布医书《圣济总录篡要》说:“瘴气,乃山川毒厉之气,又云,江山雾气多瘴,以其气郁蒸而然也。”总之,森林、高温、高湿,三者缺一不可。郴州是“打摆子”的重灾区,如何治疗这一地区性疾病?

图片 9

据郴州文史专家萧落落等人考证,“打摆子”的解药应是古郴州的地名。郴州古称“菻”,这“菻”极有可能是青蒿。可以说,一味草药,成了解读湘南历史文化的药引子。它的客观基础是,南岭以山地丘陵为主,间有盆地及谷地,春季多阴雨,夏季多雨水,秋旱而冬有霜冻,土壤以红壤、黄壤为主,黄棕壤次之,盛产钩藤、红大乾、走马胎、连州黄精、三尖杉等。据统计,南岭地区药用资源共约4500种以上,占全国药用资源的36%,其中植物类约4000种。

在哈萨克医药中,肉苁蓉不仅被使用在人身上,还是一种人畜共用药材。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之前,家畜生病时用得最多的还是当地的草药。肉苁蓉就是当地兽医常用的一种植物,主要用来治疗小骆驼拉肚子的疾病。

湘南山区庞大的草药资源,不仅为当地人提供生计,也吸引了外地药商。不少老郴州人都记得,城中曾经最大的三家药商:同康、公和、永泰长药号,都是江西人开办的。江西人除来此经销药材,也带来了更高超的医术,助推湘南药业的发展。

图片 10

在长期的实践生活中,肉苁蓉各方面的的神奇功效也已经被大众所接受,并熟练运用到了日常生活中。

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

△阿贡盖提草原草药

||阿贡盖提草原上的天然中草药

当然,草原石人哈萨克民族文化园也有这些哈萨克药品,多达五六十种。哈医药物资源正在得到初步开发和应用。开发应用和初步进行加工使用的有:麻黄、一枝蒿、侧柏叶、肉苁蓉、岩白菜、青兰、荨麻草、甘草等药材。

图片 14

△贝母

哈萨克药包括植物药,动物药,矿物药等,植物药有贝母、鹿草、虫草等,动物药有鹿角、鹿茸、獾油等,矿物药资源也非常丰富:如石膏、云母、磁石、自然铜、锌等。

图片 15

△牛黄

草药的运用是从古至今沿用的传统治病方法,阿贡盖提草原上的草药是未经任何污染的纯正草药,这些都正在被大众熟知,为现代医学作用。

本文由365bet亚洲官网发布于中医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哈萨克医药学,鱼米之乡的湖南

上一篇:电视剧中的三大中医养生谎言,专家细辩药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