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银行原营业部总经理涉违法圈钱高达数亿,
分类:中医保健

宁波市江东区江东北路金融大厦9楼是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的办公地。其中的一间独立的办公室正处于一起诈骗案的漩涡之中,据债权人称,该办公室现在已被平安银行关闭。

兴业银行员工卷走客户上亿元蒸发 高层被指知情

过去三四年以来,在这间办公室里,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原总经理陈渊与许多人签下了借款、担保合同或出具借条。她以个人名义向自然人和企业借高利贷,然后再借给一些企业或个人。

近期,兴业银行北海分行前员工苏瑜被指2014年12月至2015年3月间,利用“帮办银行过桥业务赚取高额利息”为由,诱骗兴业银行多名大客户共约30亿元(报案额11.6亿元),并于今年5月人间蒸发。多位受害者昨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其是在兴业银行北海分行的办公室里与苏瑜签订借款合同,苏瑜曾向他们宣称北海分行高层早已知晓苏瑜存在违规行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自2010年陈渊入职平安银行以后,陈渊的借款月息高达3%至4.5%,总额可能超过10亿元。

北海市公安局宣传科长周东东6月10日下午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据我了解,该案正在全力侦办之中,具体细节我无法印证。”

债权人包括其亲朋好友,宁波企业家,甚至其营业部下属,她借款的理由大多是银行的企业客户因为贷款到期,急需短期资金周转,以待办理续贷合同。债权人则由于陈渊的职务身份,再加上她自己本身家底殷实、消费大方,都放心借款,而未曾怀疑其资金链会崩盘。

指控1 “银行高层早已知晓苏瑜违规”

因部分资金只借不还,引发一些债权人怀疑并报警。6月26日,陈渊因涉嫌诈骗犯罪被宁波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该局政治处新闻科科长孙波7月1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之中,且由于案情复杂,牵扯数据、人事较多,案件侦查期将会较长。

昨日,受害者陈某向记者提供的一份电话录音显示,苏瑜在电话中向其表示,北海分行的副行长赖某知道其违规从事过桥贷款一事。陈某称,该录音录于今年3月份,当时苏瑜已经无力偿还其钱。

而此前6月3日,陈渊已向平安银行宁波分行提出辞职,当天就获得同意。平安银行对外称,陈渊是以身体原因提出离职并按规定办理离职手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7月3日拨打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行长张清和电话,但无人接听。

此外,还有5位受害者10日对记者指出,苏瑜曾告诉他们,北海分行领导知道其在操作过桥贷款一事。

借款模式

受害者林永称,早在2015年4月,北海分行负责人就知道苏瑜违规操作过桥贷款一事。林永介绍,2013年11月苏瑜开始找到他做过桥贷款,一直到今年4月26日,“那天,我和一个生意上的朋友聊天,聊到资金问题,我说他还欠我600万元。”林永说道:“对方说没有啊,我就把苏瑜给我的过桥贷款的借款合同给朋友看,朋友看了之后说是假的。”

一位债权人小林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述她借款给陈渊的过程。她称,2011年他认识陈渊后,自己和公司就一直为陈渊提供借款。

林永称,“我随后就把苏瑜叫过来对质,苏瑜承认是在骗我们。我就当即打电话给那位负责人,让他过来处理。”林永称,“那位负责人到现场看了合同后,对苏瑜说,我能不能打你,你居然这样欺骗客户。那位负责人把那份假合同拍了照,还拿了复印件,并当我们面打电话向南宁分行汇报。”

2014年3月底,小林曾借给陈渊个人的一笔8000余万借款到期,陈还想续借,便和小林称营业部有个专门的资产管理账户“应解汇款户”,劝其将这笔钱放入这个账户,“不仅资金有保证,还能多赚利息”,并称这个账户是有法律效力的。

回应 银行从不鼓励客户参与过桥贷

小林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份借款合同显示,借款人为“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向小林借款金额8250万,借款期限为2014年3月28日至2014年12月28日,月息4.5%,汇入指定的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应解汇款户,担保人为陈渊,“借款方”处盖有“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授信合同专用章”。

对于上述指控,截至新京报记者截稿,北海分行行长林某、副行长赖某皆未作出正面回应。

小林告诉记者,自己去查过“应解汇款户”确实存在,自己有一位朋友也曾和陈渊签过类似的借款合同,金额4000万,借期10天,借款人也是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担保人也是陈渊,而且到期拿到还款,所以自己放心地签了合同。

林某昨日短信回复新京报记者称:“行内有规定,对外披露信息由南宁分行办公室统一管理。”

据央行1997年12月1日实施的《支付结算会计核算手续》规定,“应解汇款及临时存款”科目下核算的资金均属于待划转的临时性过渡资金,用于核算此类资金的分户不属于银行结算账户,仅仅是为了方便未在本行开立银行结算账户的单位和个人的款项划转,而进行过渡性会计账务核算的内部会计核算账户。

如果早已知晓苏瑜存在欺骗客户行为,为何没有采取措施?兴业银行南宁分行法务负责人昨天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对此并不知情,银行从不鼓励客户参与过桥贷款。

6月3日,陈渊向平安银行宁波分行提出辞职,获得同意。众多债权人觉得苗头不对,小林试图联系陈渊但联系不上,去银行查发现自己的钱实际上根本没进过这个账户,遂报警。6月26日,陈渊因涉嫌诈骗犯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指控2 “借款合同在兴业银行办公室签署”

不过,平安银行对外表示,宁波分行没有“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授信合同专用章”或“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合同专用章”,陈渊的行为未经银行授权,该行对她与外部签订的借款合同不知情,“合同规定的利率等条款不合逻辑、且已严重超出银行正常利率范围,我行将积极配合司法部门调查。”

受害者提供的合同显示,与其签订合同的确实是苏瑜个人而非兴业银行。

不过小林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6月29日,其朋友配合警方调查,去查询自己4000万款项进出“应解汇款户”的情况时,发现该账户疑似已被银行封锁进行内部调查。

但多位受害者称,是在兴业银行的办公室里与苏瑜签订的合同,并表示“如果苏瑜不是兴业银行的人,我们是不会与他签订这样的合同的。”

陈渊曾告诉债权人,他们的借款贷给了史翠英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宁波市丰华船务有限公司。不过关于这个细节,警方称还在调查中,没有更多信息提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亦未能从其他渠道证实。

受害人郑利向新京报记者介绍,“2014年11月24日、12月5日、12月8日,在北海兴业银行一楼贵宾室与苏瑜见面,把总共6笔借款人已经签署好的借款合同交给我,苏瑜当我的面签了借款保证书。”郑利称,在苏瑜向其提供了借款人的身份证和已经得到北海兴业银行批准的借款续贷审批单后,“我深信不疑,分别通过现金和银行转账的方式向借款人支付了借款”。

“史翠英”是宁波本土知名海产品品牌之一,史翠英控股集团创立于2008年,除了食品产业,还涉及建筑、房产、文化、传媒、商业等领域。这家公司最近连续被起诉,涉及劳动纠纷、借款纠纷,其中一起借款纠纷暴露陈渊曾作为借款的担保人,于是陈渊还被追加作为被告。

受害人李某也介绍称,苏瑜是在其兴业银行的办公室内向其介绍借贷事项的,借贷合同也都是在兴业银行签署。

$pager$

此外,超过3位受害者也都表示,苏瑜在办公室内拿出准备好的合同,当场和他们签署的。

陈渊其人

受害者李某透露,5月16日,北海兴业银行员工梁某将苏瑜存放在他那里的36枚假企业公章上缴给了北海市公安局。李某透露,苏瑜就是通过上述36枚假的企业公章伪造借贷合同的。

一位接近陈渊的不愿透露姓名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渊此类贷款业务始于2007年另一家银行工作之时。她以个人名义向自然人和企业高息借款,并将钱转贷给其他公司,用以赚取利差或填补借贷资金漏洞。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郭田勇向记者表示,在银行内部签订合同而银行不知情,银行需要承担风控和管理上的责任。“如果银行知情,那简单来讲,银行应该直接关门。”

陈渊的这种业务,在民间俗称“过桥贷款”。虽然银行员工参与过桥贷款属于违规行为,但在浙江已屡见不鲜。

回应 未发现银行资金卷入其中

由于银行不允许员工参与这种业务,陈渊不从自己的账户走账。上述知情人士称,宁波华彩电器有限公司有一个对公账户参与到陈渊的业务中,不过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孟宏刚和原财务总监陈益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

昨日,对于在兴业银行办公室内签订合同的指控,兴业银行南宁分行法务部负责人称以公安侦查为准,不方便作出回应。

此外陈渊还通过朋友颜某的个人账户和徐某的一个公司账户来转钱。据了解案情的知情人称,从2011年至今,颜某的账户已有近30亿元资金进出。

针对此事,兴业银行此前曾于6月8日晚间回应称,苏瑜已经离职,在获知苏瑜涉案信息后,兴业银行南宁以及北海两级分行成立专项调查小组,就其涉及业务进行了全面内部排查,未发现银行资金卷入其中。目前,该行北海分行经营、财务状况与对外服务均正常。

几位接触过陈渊的人士均向记者描述,陈渊人脉广,业务能力强,为人不错,出手大方,还被评过优秀员工,受到领导青睐,位至营业部总经理。

受害者:“我曾对其能力深信不疑”

接近陈渊的人士称,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用章有专人保管,但在平安银行宁波分行营业部,陈渊搞“一言堂”,大小事由她说的算,即便大大小小的债权人都进她的办公室签合同,下属也不敢去问她具体在做什么。在出事前几个月,陈渊以资金周转紧张为名还让下属替她借过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

2012年,时任北海兴业银行小企业贷款部经理的苏瑜,通过业务往来认识了从事房地产开发的郑利。苏瑜向郑利介绍称,现在银行有些贷款过桥业务可以一起合作。

陈渊的多数债权人是宁波本地的有钱企业家。数位要求匿名的债权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渊问他们借款时都说,自己的客户企业贷款到期,而资金还未回笼,“出点钱帮助企业渡过难关。”他们说,由于陈的职务身份,再加上她自己本身家底殷实,消费大方,并没想到她会出事。

“我当时就答应了。”郑利表示,其同时也提出了几点要求:需要借款前必须提供借款人的银行已通过续贷审批单;借的钱必须全部归还兴业银行的抵押贷款等。

陈渊和他们的借款合同或借条利息一般1.5分到4.5分之间不等,有些债权人因为和陈渊熟识多年,有时借款只是“友情赞助”,多数仍为高息借贷。在浙江,一般月息超过2分的借款被视为高利贷。

郑利表示,2012年至2014年11月期间,根据双方之前的约定,发生了几笔小额的贷款,“在兴业银行一楼会客厅里签署了借贷合同。”

这些借贷通常都是陈渊自己为借款人,由第三方公司担保,打入指定的个人账户或者公司账户,除了前述颜某某等人的账户,有时她会直接要求债权人打入另外一个债权人的个人账户里,来偿还快要到期的本金或高额利息。不过今年,平安银行宁波分行作为借款人开始出现在合同里。

“在此期间,我总共获得了二三百万的利息。”郑利称,“这让我对苏瑜操控这类型短期借款业务的能力深信不疑。”

一位要求匿名的债权人透露,陈渊的办公桌有很多章,涉及多个公司,签几份借款合同时会盖上不同的章。

不过,到了2014年11月以后,操作形式就发生了变化。

$pager$

“苏瑜电话通知我,说这段时间很多到期贷款需借短期资金还贷。”郑利称,“2014年11月至12月,在北海兴业分行一楼贵宾室内,苏瑜给我借款人已经签署好的借款合同,苏瑜也都签好了借款担保书。”

过桥贷款需求

郑利说,苏瑜都提供了借款人身份证,及借款人已经得到北海兴业银行批准的借款续贷审批单,单子上盖有北海兴业银行贷款审批的专用公章,列明了抵押物。“我就相信他了。”

事实上,过桥贷款的需求一直存在。企业在银行的贷款到期,需要续贷,而手续办理需要时间,或者资金暂时无法回笼,便需要短期的“过桥”资金,等银行续贷之后再还款给借款人。借款人一般有专做过桥贷款的公司,但也不乏银行员工用自己的资金放贷,或者介绍客户企业给过桥贷款公司,虽然在银行已属违规行为。

郑利称,其共有6800万被苏瑜“借”走。随着苏瑜的消失,这笔钱到目前都不知去处,也不知道该向谁要。

一位要求匿名的专做过桥贷款业务的公司副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些关系较好的银行员工会将自己的客户公司介绍给他们做过桥贷款,但并不会直接参与客户与他们公司的借贷关系之中,像陈渊这种行为,他评价为“胆子太大”。

新京报记者 朱星 郭永芳 苏曼丽(原标题:兴业银行北海分行高层被指早已知晓员工违规 借款合同在兴业银行办公室签署,兴业银行回应称以公安侦查为准,目前警方仍在调查)

不过他也坦言,即便只是介绍客户,也应属违规,毕竟是将银行的客户资料泄露出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但在浙江,这种银行员工冒着违规甚至违法风险参与过桥贷款似乎已成为潜规则。近年来浙江曝出多起银行支行行长级别的员工“违法圈钱”的案件,基本都以“帮助客户转贷、放贷和理财”为由,并向其亲属和客户许诺高额利息回报,涉及金额从数千万元至数亿元不等。目前已有多名行长因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名获刑。

今年6月13日,中国建设银行绍兴城西支行原行长陈惠君因涉嫌普通诈骗被绍兴市公安局越城分局刑事拘留。与陈渊类似,陈惠君也是以“帮助客户转贷”为由,许诺高额利息对外进行借款。已知涉及资金总额为3.26亿元,利息3分到6分不等,受害者约40人,其中最大一笔借款为3800万元。

银行人士指出,2011年银根收缩之后,很多企业面临银行在贷款到期之后不批续贷的问题,导致过桥贷款还不出来,所以当时浙江企业老板跑路的情况很多。

目前,陈渊涉嫌的诈骗犯罪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之中,平安银行宁波分行在此案中承担的责任尚有待司法机关界定。

本文由365bet亚洲官网发布于中医保健,转载请注明出处:平安银行原营业部总经理涉违法圈钱高达数亿,

上一篇:大青根博野县场调查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